妈妈,我没有不要你!将失智母亲送到安养院,是我最好的选择

2020-07-02 评论 792
「妈妈,我没有不要你!」将失智母亲送到安养院,是我最好的选择
如果有那幺一天,妈妈变得不像妈妈,她认不得家人,开始「行为怪异」;而你没有办法全天候照顾,你剩下多少选项?「把父母送到安养院」真的是不孝吗?
林先生将妈妈送到安养院,一住就是10年,期间他承担非常多关于孝顺的非难、亲人的不谅解。可是林先生心里很清楚-「妈妈我没有不要你。」他要做的是解决家庭的困境,而不是被困境给绑架。
当「老闆娘」的角色褪去后 换「失智」跃上舞台
林先生的母亲-英子女士,是台湾坚毅「查某人」的代表,从丈夫当兵三年开始,她一个女人辛苦地支撑着林家十几个人口。天还没亮,她便骑脚踏车出外批货买卖,无论外头是烈阳曝晒还是狂风暴雨,她不让自己有休息的一天。她其实就像「经济起飞」的时代缩影,一步一脚印,刻苦耐劳地拉拔孩子长大。
林先生回忆,家里常常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爸爸妈妈把赚的每一分钱都省下来,天还没亮就开始做工,直到三更半夜,日复一日的打拼,家里才能开枝散叶。精明又干练的英子女士,婚不久后便开设杂货商号并经营得有声有色,一手包罗大小杂事,家事繁忙到她几乎是严肃地「不苟言笑」、战战兢兢地过日子。
「现在的妈妈和以前真是判若两人。」林先生细细地向我们回想妈妈最辉煌的岁月。
「过去没有什幺娱乐集会场所,我们家开的『杂货店』永远聚集一堆人,来这里看电视、聊天,永远都热热闹闹的,我的妈妈,就是说话有声量的老闆娘,也是场控气氛的重要角色。」
虽然养家不易、工作操劳,但同样地,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,发光发热。
但随着都更计划的进行,林家正好是都更预定地,在不得不的情况下,杂货店的铁捲门关上,褪下老闆娘的角色,舞台上看似熄灯,而忧郁与失智,却悄悄上场了。
把生命奉献给家人 吃碗馄饨麵都觉得奢侈
妈妈,我没有不要你!将失智母亲送到安养院,是我最好的选择
退休后的英子女士,整天都窝在家里,子女好说歹说、强拉撒娇,都很难将她拉出家门,一方面是她不习惯主动外出,过去她可是一拉开杂货店铁门,左右街坊便会主动亲近;但其实真正的原因,竟是为了「省钱」。
「妈妈是『苦过来』的人,每一分钱都要算得恰到好处,花钱让她会有罪恶感。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来玩,点了碗馄饨麵给她,她把我们骂到汤都凉了还在骂,原因就是馄饨麵比阳春麵贵,贵十元她实在捨不得。她一生都献给家庭,献给工作,就是忘了献给自己。」

英子女士从63岁便开始有「失智」的徵兆,但直到屡屡将空锅烧焦,家人才意识到「妈妈变得不一样了」。头两年,由疼爱妻子的林爸爸担任24小时看护,但怎幺照顾怎幺不对,爸爸觉得妈妈一直很爱「欧北共」,冲突不断上演。
「怎幺一下就忘记了呢?就叫你忍一下怎幺就是没办法?」林爸爸常常气得面红耳赤。孰不知,一般人无法理解的行为,正是无法与失智症患者相处的痛。
「后来请外籍看护工,但她请假的时间、频率都越来越长,妈妈走失了、跌倒了她也没发现,久了,我们心里越来越没安全感,觉得聘请外籍看护工,也未必是长久可行。」
「孩子,你已经不要我了吗?」孝顺的为难
当妈妈失智状况越来越严重,方法用尽的林家无不感到心力交瘁,下一步,到底该怎幺办?林先生的问题,也是许多失智家庭所面临的困境。当初要把妈妈送到照护机构,其他家人不会反对吗?
「有,当然有,我和爸爸说,叫他们都来找我。」家族里其他的亲戚长辈,也会认为:还是要把妈妈接回来家里,几个兄弟姐妹再轮流顾,不就好了吗?
「可是,光是妈妈突然意外生病,大家要排出时间来照顾妈妈都很困难了,更何况之后要永远维持『轮班』制的生活。我当初也看了很多『我养你那幺大,你不要我了?』这类的文章,心里不会有愧疚感吗?当然会,但我们要想清楚,什幺是真正的孝顺。」
「我心中认同的孝顺是,我们要发自内心要爱护自己的父母,去判断怎幺做对全家人最好,对爸爸好、对妈妈好,而且也要我们都做得到,这才是真正的孝顺,照着大家的评价去做,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吗?我不认为。」
「做自己做不来的事,累垮了谁?痛苦了谁?只是为了『别人觉得这是孝顺』,才去做吗?」
林先生只要一有空,便会来和妈妈作伴,推着轮椅带着行动不便的妈妈,有时去安养院附近的公园走走,有时边走边「五四三」,一路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有时带着妈妈去浅嚐她最爱的冰淇淋-「只要看着妈妈吃冰淇淋的笑容,就什幺都值得了」。甚至还会完成妈妈的「即时愿望」,让妈妈带着「明天要去远足啰」的心情,微笑地入睡。
「爸爸年纪也很大了,体力和心情上都不该有那幺大的负担,我让爸爸知道,妈妈现在受到很好的照顾;否则万一爸爸也垮了,那我也垮了。」林先生说,真正的孝顺不是逞强,而是有品质的陪伴;尽心、尽力,也不要自不量力。

夫妻爱情长久之道-信守承诺
妈妈,我没有不要你!将失智母亲送到安养院,是我最好的选择
「妈妈只有在时空错乱的时候,因为想到家里的『瓦斯没关』、『菜还没洗』,才会吵得要『回家』。但大部份时候,她把安养院当成自己的公司了,她还是那个『人人尊敬的老闆娘』。妈妈虽然失智,但在情绪上很稳定,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。
「但她常常误会爸爸怎幺没有睡在旁边,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?」林先生笑说,妈妈竟以为爸爸有「小三」了,而且还觉得自己是传统女人,要默默忍下来。
虽然英子女士经常「编剧」各种戏码,但林爸爸对与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。结婚超过六十年的他们,在英子女士住到安养院的十年来, 他每天从外双溪骑脚踏车到松山的安养院, 风雨无阻,一定要和妻子见一面,和她说说话、聊聊天,一年365天几乎不间断。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极重要的事耽搁了,否则对妻子的关心,说什幺也要坚持下去。
连医护人员也惊呼林爸爸準时的程度-「最浪漫的事,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。」在今年,他们夫妻还被选为「金婚代表」。
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欢做看护 感谢她们的包容
林先生选择当时新成立、设备最新颖的安养院「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了。」妈妈现在是安养院的「资深住民」,也遇过许多不谅解和其他「住民」的言语挑拨。「我都和妈妈说:『我们不要理他们』。」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们常常来探望。「我想,我们家那幺幸福,看在其他无人探望的老人家眼里,实在觉得很心酸。」
他最后想和安养院内的护理人员、外籍看护工说声谢谢:「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护的,一个人要照顾那幺多人,真的很辛苦。」
身为资深住民的家属,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议。「希望台湾有更多设备良好的老人安养院,住得好又安全,我们才能放心很多。还有也希望院内可以举办
对林先生一家人来说,将妈妈送到安养院居住,不仅让爸爸透过观察其他住民,更加了解、并接受妈妈的失智症:妈妈没有错,要怪就怪疾病吧!也让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间,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价值,我也继续当我的绿天使。最重要的是,妈妈在机构的照顾和家人不间断的陪伴下,笑容变得越来越多。失智后,英子女士看似告别精明的自己,却重塑了另一个愉悦的人生。
「我妈妈有什幺异想天开的剧情或是愿望,我就陪她演。我的爸爸、弟弟、妹妹和全部的家人,都会自动自发地来陪伴妈妈,对我们而言,这就是最重要的事。」
不要活在他人的压力下,每个家庭的幸福剧本,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实演出。
爱长照编辑团队,最实用的养生保健、心情支持、疾病知识和社会资源彙整,我们是与照顾者站在一起的专业团队,别忘了-「银髮照顾,就找爱长照」!由此去>>爱长照粉丝专页、爱长照平台